欢迎您的访问!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产品简介 >

人物│张文中:“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

发布时间:2022-01-13

  有些鸟儿是不应该被关在笼子里的,因为他们的羽毛太丰润了,当他们飞走,你会由衷地庆贺他获得自由,你得继续在这乏味之地苟合,我真怀念这位友伴。

  从2018年5月31日最高人民法院宣布张文中无罪的那一刻开始,张文中的名字开始频繁地出现在公众面前。

  张文中出狱后第一次出现在公众面前的一次演讲中细数了这样一系列数字:“2018年2月12日,最高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了我的案子。蒙冤12年,我一直远离公众视线。这两个月,我的名字在网络上、新闻里频繁出现。3次上中央台新闻节目,2次上新闻联播,5次被新华社发消息,还真的不太适应。”

  面对错失的12载韶华,他一连用了感动、感谢和感恩三个词予以表达,因为他始终坚信“迟到的正义,依然无比珍贵”。

  当看到外面的世界在发生巨大变化,看到自己的公司面临这样(或)那样的挑战,确实心情难以平静,可以说是心潮澎湃、思绪万千。但是,这些没有用……你要想各种各样的办法,让自己沉静下来,让自己真正清醒。在里面,无论你多关注外面的发展,其实你还是被甩下了,你被落下了,这是毫无疑问的。

  张文中毕业于南开大学数学系,后来获得管理学硕士学位、中国科学院系统科学研究所博士学位,并在美国斯坦福大学进行系统工程学博士后研究。

  南开大学毕业后,张文中在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开始职业生涯,为改革开放献计献策。

  1992年年底,南方讲线年,张文中回国创业,与当时在美国密歇根大学进行博士后研究工作的吴坚忠一起创办了计算机公司,开发POS机信息系统。

  此后,张文中发现,信息技术一定要和实体经济结合才能发挥价值。于是,他决定自己开超市。

  1994年,由他创办的物美集团正式成立。在北京的大街小巷,都可以看到这家蓝白相间门面的零售店。

  由于擅长通过并购、托管管理集团业务,物美集团于2003年成为首家在中国香港地区上市的内地民营零售企业。

  到2006年,12年间,物美一直在发展壮大,整合了全国20多家企业近400个网点,收购了包括美廉美、新华百货等在内的著名零售企业,一度占据北京三分之一的零售市场份额。

  这一年,44岁的张文中在接到调查通知后辞去董事长职务,并被河北省衡水市人民检察院刑事拘留。

  “2006年是物美发展最好的一年,因为以技术为核心的管理体系、管理制度、人才储备都很成熟了,我个人也是年富力强。” 事后,张文中曾这样说,“开始时觉得应该不会很久,我觉得自己是做人很认真的人,我常说的(话是)‘做好人、干正事,有原则、守底线’……但是,事情不是以你的意志为转移的,事情越拖越久。在这种情况下,有时觉得很绝望,觉得不知道下一步会发生什么。尤其是告诉我犯了诈骗罪,诈骗3190万元,我觉得天塌下来了。当时,我觉得这一切全完了。”

  2008年10月,河北省衡水市中级人民法院以涉嫌单位行贿、挪用资金、个人诈骗起诉张文中,一审判处其有期徒刑18年,后由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改判为12年。

  二审宣判后,张文中从看守所被移送到监狱。虽然他的刑期从18年减到12年,但这样的改变距离他所要的自由依然是如此的遥不可及。

  初入监狱时张文中也曾感到绝望。“觉得自己像在一个坟墓里面,可能已经被人忘掉了。”张文中说。

  但他内心深处的那份信念,就如同黑暗中的一丁点儿烛光,尽管微弱,却能带来光明。

  张文中曾坦言,是书籍让他在漫长的监狱生活中“忘掉了一切,得到了一种真正的解脱”。

  服刑期间,张文中先后获得省部级科技进步特等奖一项、一等奖两项,并取得四项专利。

  然而,在高墙之外,因为他的入狱,物美集团的多项既定计划被迫搁浅,物美集团一度陷入资金紧张、扩张停顿、高层离职等诸多困境。

  在狱中,张文中时刻关注着物美集团的消息。“公司(负责人)有时跟我汇报一些工作、交流一些情况,哪怕一片纸,我都很重视,我都要读很多遍,试着从中间读出一些信息。”张文中说。

  得到消息后的情绪波动,在张文中看来,也是“一种享受”。他说:“你拿到这个信息后,心情很不平静。那么,不平静之后,你还要再平静下来。其实,这种不平静对自己来说,也还是一种享受,是无法割舍的。哪怕心中有波澜,有翻江倒海(的感觉),但是,(自己)也愿意去经历。”

  作为一名企业家,他与一手创办的企业之间有着天然的关系,就如同母子间的情愫一般。这种联系,“不是高墙铁窗能隔开的”。

  2006年犹如一道分水岭。彼时,物美集团成立12年,犹如一个孩子马上要进入青春期一般,在其生长最快、最不稳定的时期,也是最需要陪伴与呵护的时候,张文中恰恰不在。

  2006年之后,物美集团由激进扩张转为低调守土。在国内传统零售业整体面临转型的大背景下,物美集团错过了企业变革的黄金时期,开始走下坡路,被挤出了零售业第一梯队。

  面对电商的崛起以及智能手机的飞速发展,狱中的张文中心急如焚。他以每天早晨洗冷水澡的方式,刺激自己保持冷静与清醒。

  “当看到外面的世界在发生巨大变化,看到自己的公司面临这样(或)那样的挑战,确实心情难以平静,可以说是心潮澎湃、思绪万千。但是,这些没有用。”张文中说,“你要想各种各样的办法,让自己沉静下来,让自己真正清醒。在里面,无论你多关注外面的发展,其实你还是被甩下了,你被落下了,这是毫无疑问的。”

  2013年2月6日,经过两次减刑,张文中刑满出狱了。此时,距离他离开物美集团已经过去了整整7年。

  因为身体的原因,张文中在医院进行治疗。在此期间,他不忘物美集团,因为他放心不下这个自己一手创办的企业。

  出狱后,张文中也经历了重新适应社会的阶段。用他的话说,最初的自己“感觉很晕”,甚至走在马路上都让他感到不适应。

  除了要逐步适应社会外,对于张文中而言,他对于整个社会的发展、技术的进步更加感到不适应。

  “我花了一段时间,光读书、看资料是不够的,其实人与人之间的交流是很必要的,(我)逐步和一些朋友(开始交流)。”张文中坦言。最初,他是“是躲着人的”。

  面对记者,张文中曾说,他之所以躲着人,是因为那时自己有心理障碍。这个障碍就是“背着罪犯这么个头衔”。

  出狱后,张文中一边开始重整物美集团,一边着手恢复名誉,为自己的冤案平反而努力。“按照我们国家的法律程序,我向终审法院提出申诉。”张文中说。

  2015年12月,张文中的申诉被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驳回;2016年10月,张文中向最高人民法院提出申诉。

  对一个人来说,尊严是高于一切的。这也是张文中所秉承的原则——“我是一个守法公民,我不是一个罪犯,这是我最低的底线”。

  因为这个标签,张文中不能担任公司董事,更谈不上他想发展某一个事业;因为这个标签,张文中不能做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因为这个标签,张文中在银行开设账户都受到限制,因为诈骗罪是一个很严重的罪;因为这个标签,曾精心准备的一些重大国际并购项目,最终“胎死腹中”……这些变化对张文中的生活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2018年2月12日,最高人民法院依法组成五人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张文中案。

  再审过程中,最高人民检察院出庭检察员认为原判适用法律错误,导致量刑错误,建议依法改判张文中无罪。

  2018年3月9日,在第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上,张文中案被写进了《最高人民法院工作报告》;同年5月31日,最高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宣判张文中无罪。

  “这是非常值得纪念的一刻。我觉得,5月31日不是我个人的(胜利),甚至也不是物美的(胜利),是中国企业家共同的(日子),它是一个标志。”张文中感慨道。

  但天性倔强的他却认为:“我是企业家,我是中国人,我要为物美发展、为物美十万员工的幸福生活、为中国梦的实现而奋斗!”

  改判无罪,让张文中彻底摆脱了刑满释放人员的身份枷锁。在此前的5年,除了为改判奔走之外,他只能在幕后指挥物美集团的运营。

  如今,中国零售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新零售、智慧零售、无界零售……新名词的层出不穷,新业态的花样百出,让张文中不断思索。

  在这样的境遇下,“如何使物美(集团)再次站上时代的潮头”,成为他日思夜想的问题。最终,张文中选择“投身到用技术促进中国零售的革命中去”。

  2015年,张文中出狱,他和年轻的创业者以及IDG资本一起成立了分布式生鲜O2O电商“多点”(Dmall),合作伙伴遍及国内外,“多点”与物美集团承载着他关于全渠道零售的新想法。

  “我们以技术变革为导向、商业本质为基础进行了一系列创新。2014 年,我们收购了百安居中国,通过建立全渠道O2O新商业模式扭亏为盈,形成了以互联网大数据技术为基础的线上线下一体化的店铺体系。”张文中说。

  2019年3月,张文中亲自任职“多点”董事长,“多点”获得深圳市投资控股公司投资,并在深圳设立总部。

  张文中表示:“‘多点’要全面打通会员、商品、供应链、营销等上下游产业链,推动全渠道业务整合,赋能传统零售企业实现数据、场景、交易、体验闭环。”

  《2018年第一季度移动互联网行业数据研究报告》显示,“多点”在2018年3月的市场渗透率达0.86%,甚至超出盒马、京东到家、每日优鲜等生鲜电商App。

  从张文中由幕后走向台前乃至他的一系列举动中,人们可以感受到,他正在努力追回失去的12年。(部分内容来自CCTV《面对面》《财智人物》栏目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