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的访问!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市场优势 >

参考人物|尤利娅·季莫申科:“我希望将美引入政治”

发布时间:2022-01-13

  俄罗斯连塔网10月17日发表文章称,尤利娅季莫申科堪称现今政坛最光彩夺目的女政治家,也是乌克兰时尚界翻云覆雨的王者。她用一生践行“将美引入政治”。即将61岁的她,仍在不断尝试新形象。全文摘编如下:

  尤利娅季莫申科绝对堪称现今政坛最光彩夺目、最知名的女政治家。她曾于2005年、2007-2010年两度出任乌克兰总理,并在2010、2014和2019年三度竞选总统,如今是反对派领导人、最高拉达(乌克兰议会)代表。虽然她从未登上过乌克兰国家元首的宝座,但却是该国时尚界翻云覆雨的王者。在国内,人们习惯称她“橙色公主”或是尤夫人。

  2019年10月,所有乌克兰媒体争先恐后地刊登了季莫申科的一张议会工作照,抓人眼球的是她脚上的高跟鞋,是意大利奢侈品牌普拉达的最新款,售价逾千美元。一些网民开始谴责她生活浮华,并叫嚷着调查她的收入。另一些人则挺身而出,为她辩护:“嫉妒得眼红吧!按你们的逻辑,难不成现在只能穿橡胶套鞋?”

  季莫申科有句脍炙人口的名言:“我希望将美引入政治。”她也用一生践行了这句话。

  初入政坛时的她,是时尚门外汉,钟情细高跟、蕾丝薄纱短衫,经常被指责刻意卖弄性感。如今的她,偏好明黄、浅粉等柔和色调的套装,认为舒服、不张扬才是王道。她倾向于选择收腰的中长袖上衣,用蕾丝的立领画龙点睛,或是借泡泡袖来给自己增添女性的娇媚。

  杰奎琳肯尼迪是她的时尚启蒙,她从这位美国第一夫人的着装中汲取了灵感,也喜欢亲力亲为,设计自己的形象。打开她的衣橱,那里甚至还有乌克兰传统服饰。

  她对自己的着装非常在意,绝对不会身着同一套衣服在公共场合出现两次以上。媒体曾粗略计算过,担任总理期间,她盛装出席各类活动时,所展示的华服便超过了两百套。其中一些出自本土设计师之手,但多数仍为欧美一线品牌。她一直佩戴卡地亚珠宝,偏爱香奈儿、路易威登、迪奥的衣服。

  首度出任总理时,她似乎对路易威登情有独钟。00年代初,每回出现在公开场合时,她从头到脚几乎都是路易威登。后来,她逐渐移情香奈儿。有回出席乌克兰国家安全和国防委员会会议时,她脖子上那条2000多美元的香奈儿珍珠项链相当吸睛。当然,引人注目的不只是品牌,而是因为很多人认为它是不折不扣的男款。

  当然,香奈儿也曾让她翻船。她为某场商务会见精心挑选了一件4000美元的新款香奈儿上衣,到场后发现跟另一位美女议员安娜格尔曼撞衫了。

  金色的盘头发辫是季莫申科最深入人心的形象,其实,她从未停止过造型的变换。20世纪90年代末,她开始在政坛平步青云。那时的她,风风火火,娃娃头。刚被任命为主管燃料能源的副总理时,她穿针织长裙、手工织的套头毛衣、厚底凉鞋,也有一些职业装。但它们很快便被昂贵的大牌最新款所替代。

  00年代初,季莫申科成为当时政权的反对派,组建了季莫申科联盟,开始以自己经典的金色盘头发辫高调亮相。有记者好奇她为何改变形象,她回答道:“我先生希望我留长发,政治是很严肃的东西,我不能让自己邋遢地出现在公众面前,所以最好是编成辫子。”

  她后来还解释过自己的选择:“这个发型可以冒雪参加游行、蜷在车里睡觉。人被狂风乱刮,但辫子不会零乱。永远不必为自己的发型费心。”

  但政治研究学者们认为,这头辫子可不简单:它经过了精心的设计与考量,为的是给季莫申科的形象增添乌克兰风情,也中和了她过于性感妖娆的外形。盘头发辫成为她的名片。西方的美发沙龙更索性用她的名字来命名这款发型。后来,她慢慢蜕变为乌克兰的时尚标杆,频频出现在时尚杂志的封面上,福克斯杂志还将她评为全球最具影响力的女性之一。

  季莫申科的形象随着乌克兰政治的潮涨潮落而变化。第一次广场革命期间,先前极少触碰的橙色开始出现在她的衣橱当中。她并不喜欢这种颜色,但又不得不顺应“橙色革命”的潮流。一旦革命画上句号,她便迫不及待地穿回了自己的西方大牌套装。

  她发型的变化也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当她出人意料地解开长辫,将头发披散开来时,很多人都猜测巨变将会发生,果然如此!她强硬要求解散议会。她的发型成了乌克兰政坛的独特晴雨表。

  季莫申科说,她父辈的祖上是拉脱维亚人,母亲祖上则是乌克兰人。在她三岁时,父母便离异了。她跟在出租车停车场做调度的妈妈一起生活。她小时候练过艺术体操,学习出类拔萃,以全优的成绩从大学毕业,拿到了经济师文凭。15年后,她在基辅国立经济大学通过了论文答辩,获得经济学副博士学位。

  18岁那年,她与丈夫亚历山大季莫申科相识。亚历山大给朋友打电话,拨错了号码,拿起话筒的是尤利娅。电话线两端的两个陌生年轻人相谈甚欢,便决定见面,此后便再未分开。婚后,她随了丈夫的姓氏。

  19岁时,她诞下了女儿叶夫根尼娅,但并未因此中断学业。女儿毕业于伦敦政治经济学院,求学期间,私人保镖便形影不离。叶夫根尼娅的第一段婚姻格外惹眼,意中人是身家殷实的英国摇滚乐歌手、“死亡谷尖叫者”乐队的肖恩卡尔。卡尔承认,他最初有点害怕丈母娘,话虽如此,还是率自己的重金属乐队来到乌克兰巡演,给她的总统选举拉票助威。卡尔与叶夫根尼娅共同生活了7年,随后分道扬镳。有传闻说,导火索是卡尔染上了毒瘾。2018年,卡尔病逝。

  叶夫根尼娅后来再披婚纱,嫁给乌克兰商人阿尔图尔切乔特金,他们的婚礼邀请了上千宾客。两人婚后迅速开枝散叶,埃娃、戴维、亚当相继出生。只是季莫申科依旧忙碌,含饴弄孙的乐趣不属于她。

  三年前,季莫申科夫妇隆重庆祝了共同生活40周年纪念日。仪式非常铺张,他们早已习惯了奢华的生活。早在90年代中期,携手打拼的二人便曾入选中东欧地区最成功创业夫妻排行榜。

  然而,季莫申科的一生远非一帆风顺。00年代初,夫妇二人都曾沦为阶下囚,罪名是将俄罗斯天然气走私进乌克兰且逃税。当时,法院判定她无罪并释放了她。但她不再担任总理后,又因舞弊罪名再陷囹圄,刑期7年。因乌克兰发生政变,她在服刑三年后重获自由。

  牢狱生活令她的身体大不如前,一度无法行走。出狱后,德国总理默克尔邀请她前往柏林的沙里泰大学医院治疗。季莫申科说,这对她的康复非常有用。目前,她每天早上都要跑上10公里。

  如今,季莫申科夫妇住在基辅市郊的豪宅里。但从收入申报记录看,这处1500平方米的房产并不在她的名下,而是她从亲戚那里租来的。

  七年前,她曾邀请党内的积极分子前去做客,带他们参观了一楼的若干房间,如门厅、客厅、厨房。从社交媒体上流出的少量照片中不难窥见,家具富丽堂皇,墙上挂的都是昂贵的画作和织花壁毯。

  季莫申科夫妇还拥有6100多平方米位置得天独厚的地块,在亚努科维奇执政期间,为避免产业被没收,她将之登记到亲戚的名下。

  即将于11月迎来61岁生日的季莫申科,仍在不断尝试新形象。55岁生日那天,她将头发披散下来,穿上白色紧身裙,展现出成熟妩媚的一面。人们都说,当时的她像极了米拉约沃维奇在电影《第五元素》中的扮相。

  为丈夫庆生时,她选择了一条白色古典长裙,镶满饰物的腰带勾勒出她紧致的腰身,卷发蓬松,双眸顾盼生辉。

  无论是记者还是挑剔的时尚评论员,均认同季莫申科目前的状态非常好,比她的实际年龄要年轻很多。平时出席大型活动时,她多以长直发亮相,不戴眼镜,且一定不忘搭配饰物,有时是珍珠项链,有时是钻石耳钉。

  季莫申科衣品出众,擅长按场合、按会见对象择衣,在私底下没少做功课。例如,在华盛顿会见美国国务院的乌克兰问题特使时,她所选择的昂贵套装非常像美剧《纸牌屋》女主角克莱尔安德伍德担任总统时的着装。苦心孤诣,可见一斑。

  这是2011年6月29日在乌克兰首都基辅拍摄的季莫申科的资料照片。新华社